400-888-8888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案例展示 正文 案例展示

投诉南通如东河口镇政府不作为,派出所 纵容黑社会打砸抢工厂(转载)

edmin 2021-10-11 案例展示 12 ℃ 0 评论

  详情请见

  转:南通如东河口镇政府涉嫌不作为致工厂遭哄抢

  我是一个商人,家住江苏省如东县双甸镇,去河口镇投资家纺这一行业的生意已经有三年了。

  事情起因是因为一些债务纠纷所引起的。

  2014年1月14号我趁年末之际去四川成都客户那里结算公司的一些业务往来,顺便拜访和洽谈。在成都坐车时不小心把手机给丢失了,导致和一些客户的联系中断,几经周转才得以恢复了联系。而也就是在这几天家里的公司遭到了毁灭性的哄抢,直接使我的公司在一天之间破产。

  我从成都回来了第一时间找到我公司的负责人以及一些员工了解了事情的整个经过。据他们反映公司遭哄抢是在2014年1月15号早上开始一直到16号上午。公司所有的一切资产包括发放到全国各地客户票据、合同都被一抢而空,当时参与哄抢的人员达上百人,还动用了铲车。

  公司负责人告诉我哄抢当时就报警了,而且她还亲自去了镇政府和派出所。结果派出所只出动了四名警员到现场,政府也来人了。但是在哄抢现场他们并没有制止,然而甚至有个别警员参与其中帮助传递公司财产。他们这一行为直接导致了这一事态的扩展,最终变成了公司被一抢而空。

  2014年1月15号早上八点我到了厂里, 因债务纠纷,丛徐兵叫了四部铲车铲车台。

  我厂是河口镇招商引资来的,是合法经营,应该受到保护。于是我拿着文件冲向大门,到河口镇镇政府求助。

  员工到了镇政府,大门东有一间办公室有人在整理文件,我问镇长在不在,里面人说:“不在”我哭诉说:“那镇上有领导在吗?有人在我们厂抢东西。”里面人说:“你去门口办公室。”我说:“没有人。”哦,那等会儿,没上班。

  我又冲向派出所,在二楼西边找到派出所所长,他问我什么事?我哭着说:“出大事了,我是鑫佰缘家纺厂的,我们工厂现在被人在抢东西,你们快派人去。那你们老板呢?我说:“不在家”“老板不在家,我们有什么办法,在我这儿哭没用,你回去吧。”

  “那你们多派几个人去,人太少了没用。”“没有人派了,你回去吧。”我急忙拿出公司证件交给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证件,求你们帮我保管一下。”“我要这个干嘛,你拿回去。”我哭着说:“求求你们救救公司吧。”“你在我这里哭有什么用,你回去吧。”

  派出所没有求助的地方,我的腿在发抖,我跑到楼下大门口看到那几个出勤的民警已经回来了。我说:“你们为什么回来,你们以为我不在就任由他们抢东西吗?”“那我们再去吧,你走不走,我们等你。”“你们还不快去,我还有事。”

  我又冲到马路对面镇政府,这时办公室里有没人,我又跑到东边的那间办公室去问。里面的人说:“要不你打办公室电话。”我拨打办公室电话,第一次没人接,又打,有一个女的接电话,我急忙跑到办公室说:“我是鑫佰缘的,我厂里现在被人在抢东西,镇长呢?我要见镇长。”

  那女的说:“镇长不在家,开会去了,这事不属于我们管,属于招商办管,你去招商办吧。”我来到招商办一个人也没有。我又回到那间办公室,这时办公室已有五六个人了,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我重复说:“我是鑫佰缘家纺厂的,有人在抢厂里的东西,你们镇上能不能想办法帮帮我们。”有人说快打电话给镇长。有人说你打110了吗?我说:“打了,没有用,我这里有一文件袋先放在你们这里,我要回去,不知道厂里怎样。”

  有一男的说:“你把这个放在我们这里,我们不能收。”我说:“难道一个国家办公的地方就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吗?我不管你们收不收,反正先放在这里。”说完冲出镇政府急忙搭了一辆车回厂里。

  到厂里一看,织布车间大门墙被铲了个大洞,车台已经铲了一半,挨着织布车间的仓库卷帘门已被高高挂起,布已被拉光,整包整包的纱也被抢光了,还有几十个人在搬一些零件。

  我继续报警,紧接着家纺车间后卷帘门被拉上去,一辆白色奔驰车停在门口,一个穿白羽绒衫的女人开始疯狂的抢车间里的四件套。还有一大帮人抢前车间的物品,抢缝纫机,四件套还有成品布,场面一片混乱。

  在哄抢现场还有一个警员站在仓库东边窗口下帮忙向外传递物品。(后来在派出所认出这位警员警号为066428)。

  工人们束手无策,我忙叫他们去镇上再去请求政府出面制止,他们去后不久回来说:“镇上叫他们把工资表送到镇上去。哄抢仍在继续,傍晚,几十个人开始抢办公大楼的东西。

  1月16号上午大型吊车在厂外西边角上空配合专业电工正在有序的拆卸变压器,我带着工资表和工人再次到河口镇派出所求助,在工人们的强烈要求下,河口镇政府和派出所开会议论后才出面将变压器阻止并拉回派出所。

  工人们质问镇有关领导和派出所为什么你们不出面阻止,任由那些人哄抢东西。有一干部说:“你们老板欠人家钱,人家要钱,你们要理解要钱人的感受。”还有司法所所长说:“昨天我去过现场,还带了录像机,看到很平淡,像搬家一样,没有人阻挡,没有一点抢东西的迹象,很和谐,我就回镇上了。”

  上面所述是我公司负责人从头到尾所经历的整个事件过程。

  在我回来后的第一时间了解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并初步估计了一下公司损失的情况。公司直接损失达2000多万,间接损失也达2000多万。

  然后我立刻就去镇政府进行沟通,希望得到政府的帮助和意见,但是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刚出政府大门就被派出所强行扣押20多个小时,事后政府和派出所相互之间推诿,把我当做一个皮球踢到这边踢到那边。全然不顾我现在所面临的一切。

  我不知道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是否是因为政府的无能造成的还是玩忽职守造成的?我是一个纳税人,为什么我的企业在我不在时没能得到应有的保障?为什么哄抢之时政府和派出所不出面阻止?为什么哄抢有警员参与其中?就算是因为债务纠纷,政府和派出所又有什么资格来决定我企业的命运?

  为什么铜山区公安局工业园区派出所能处理的那样好?而我们江苏省如东县河口镇就不能这样处理?他们是一个执法单位,为什么不执法甚至还犯法?是警匪一家还是执法人员不懂法?我感到迷茫和愤怒。求各界人士的支持和指点。

  当事人丛海兵电话15050624999

  

本文标签:如东河口打砸抢南通镇政府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品凯联卷帘门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    2021年10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 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网站地图XML地图HTML地图

    Copyright © 2021 快速卷帘门-快速卷帘门直销-常州品凯联卷帘门 版权所有